来自 广州到俄罗斯快递多少钱一公斤 2018-11-01 20:56 的文章

帝王蟹商和珲春商人功不成没

  一批俄罗斯帝王蟹从珲春的中俄口岸悄然过境,在珲春办理完检验检疫后,连夜用水车拉到了北京京深市场。8月底9月初,正是帝王蟹处于缺货的阶段,这批悄然到来的帝王蟹,以220元一斤的价格,整体售给了市场某个大户。

  然而,两三天后,又一批几十吨的帝王蟹由珲春商人运抵京深市场,每斤价格直降40元,以180元一斤的价格冲入了市场。

帝王蟹商和珲春商人功不成没

  几年前,俄罗斯帝王蟹基本上都是被韩国商人控制,首先运到釜山后,把好的规格留下销售,不好的规格再卖到中国。

  价格高昂的鲜活帝王蟹,当时在中国的销量不大。而俄罗斯的捕捞船每次靠港,基本上在50吨左右,单批所需资本上千万。同时鲜活帝王蟹在运输和暂存过程中对水质、水温、供氧等各个方面要求较高。每次的转运、换水都会造成帝王蟹的损耗,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就会增大帝王蟹的死亡率。要知道,鲜活帝王蟹的价格高出死蟹的几倍,死亡率太高,就会造成高额的亏损。韩国商人对帝王蟹的销售已经多年,各方面技术和条件非常成熟,韩国国内的市场销量稳定,同时韩国的港口和航空运输、暂存技术发达,每天都会有大量的帝王蟹发往其他国家,基本上控制了俄罗斯帝王蟹的销售权。

帝王蟹商和珲春商人功不成没

  随着中国国民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国人的消费理念、消费结构和消费能力逐步发生改变,海产品尤其是高端海产品的营业价值逐步得到认同,市场需求持续高速的增长,珲春商人嗅出了商机。

  为了帝王蟹的销售权,珲春商人在俄罗斯与韩国商人开始了帝王蟹的争夺战。几年前,在俄罗斯海参崴,多名珲春商人建立了海外公司,与俄罗斯的一些捕捞公司开始了艰苦的谈判。韩国几大海产商社与俄罗斯捕捞公司已经合作多年,为了长期稳定的控制销售权,韩国商社或在俄罗斯捕捞公司投入巨资参股,或提前购买了俄罗斯帝王蟹的出口配额。而珲春商人在俄罗斯才刚刚开始,资金实力有限,同时帝王蟹在国内的市场也还没有打开。不得已,珲春商人只能以高出韩国商人每公斤几美金的价格购买帝王蟹,少量、高频的拉回中国销售。就这样,逐步在俄罗斯撕开了一道帝王蟹销售权的口子,而这道口子越撕越大。。。如今,连韩国商人都不敢与珲春商人在俄罗斯抢夺帝王蟹了,俄罗斯帝王蟹大部分的份额,都被珲春商人所占据,珲春商人的进货数量逐步也从最初的每批次几吨,到整船几十吨,甚至于上百吨的开始进货。

  一座座大型的蟹类暂养池在珲春也拔地而起,一次可暂存几十吨的蟹类暂养基地,如今,珲春就建设了几十个。

帝王蟹商和珲春商人功不成没

  随着珲春商人小批量、多频次的将俄罗斯帝王蟹销往各大海鲜市场,国内市场对鲜活帝王蟹的认可度逐步提升,销售量也越来越大。高额的利润,使得很多市场大户以及资本开始盯上了帝王蟹。

  两年前,一位拥有一定资金实力的某家上海水产企业来到俄罗斯,以每公斤高出2美金的价格从刚刚与俄罗斯捕捞公司谈好价格的珲春商人手中抢夺走了一船帝王蟹。

  上海水产商办理完帝王蟹手续,准备往国内拉帝王蟹的时候,猛然发现,俄罗斯和中国所有可过境的运蟹水车,全部都找不到了,即使出高价也租不到一辆。经过多方打听,终于知晓这些可过境的水车,已全部被珲春商人租下,闲置停放在停车场里,车主们拿着每天的租车费回家睡大觉了。

  天气炎热,帝王蟹每天都在大量死亡,上海商人痛心疾首,到处托关系找门路,但毕竟是在俄罗斯,没有了可过境的运蟹水车,帝王蟹无法拉回国内。。。

  这家上海水产企业的失败,仅是伸手俄罗斯帝王蟹源头其中的一例,近几年,很多外地水产商以及国内的资本大鳄伸手到俄罗斯的,最终都是亏损几百万美金后,含泪回国,有些甚至血本无归。俄罗斯帝王蟹的中国销售,一直牢牢地控制在珲春商人手中。

帝王蟹商和珲春商人功不成没

  帝王蟹主产于北太平洋的冷水海域,从日本海、鄂霍次克海至白令海一带,主要分布于从美国阿拉斯加至俄罗斯勘察加半岛的北太平洋两岸。美国阿拉斯加距离中国太远,航空运输成本过高,船运时间太长,所以国内的鲜活帝王蟹基本上都是产于俄罗斯。而珲春是日本海、鄂霍次克海以及白令海三大冷水海域距离中国最近的城市。

  据中国海关数据,2017年,国内市场鲜活帝王蟹、板蟹、红毛蟹进口总量为6358多吨,其中,俄罗斯占比87.77%,美国占比6.7%,加拿大占比5.53%。在俄罗斯的占比中,90%以上都是由珲春商人进口的。

  珲春地处中朝俄三国交界,珲春的中俄口岸距俄罗斯的扎鲁比诺港仅63公里,珲春圈河口岸距朝鲜的罗津港仅48公里。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使得这个内陆城市成为了俄罗斯和朝鲜海产品的重要集散地。

  几年来,从勘察加——扎鲁比诺——珲春已形成了成熟和完善的海运+陆运的快速线路,使得俄罗斯的帝王蟹、板蟹等各类海产品快速的到达中国市场。

  中俄珲春口岸,一辆辆满载俄罗斯螃蟹的水车川流不息,过境到珲春,临时暂养办理完检验检疫手续后,连夜通过数小时的水车陆运,到达北京、上海和广州海鲜市场,通过这几大海鲜批发市场,流向全国。

  近海而不靠海的珲春,利用区位优势,成为了中国市场上鲜活帝王蟹、板蟹、红毛蟹三种蟹类的源头,基本控制了中国90%以上的市场份额。

帝王蟹商和珲春商人功不成没

  2018年9月初,一批俄罗斯帝王蟹悄然过境,在珲春办理完检验检疫后,连夜用水车拉到了京深市场,以220元一斤的价格整车售给了京深市场上的某家水产大户。

  两三天后,又一批帝王蟹由珲春商人经珲春运到了北京和上海的水产市场,每斤价格直降40元,以180元一斤的价格进入了市场。

  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仅仅不到一周,大批俄罗斯帝王蟹捕捞船陆续靠港,从珲春中俄口岸过境,存放在珲春的暂养基地,拉蟹的水车每天忙碌,连夜陆运到北京、上海、广州等海鲜批发市场,价格突然拦腰砍半,当天110元一斤、第二天100元一斤、第三天90元一斤。。。

  往年,随着中秋和国庆双节假期的到来,各类海产品的需求量激增,各地市场都紧张的备货,每天价格都在不断攀升。然而今年,帝王蟹突然降价,打了市场一个措手不及。

  9月底,北京京深市场7斤/只以上的鲜活帝王蟹批发价格降到了90元/斤,规格小一点的帝王蟹批发价格也仅100-105元/斤左右。上海和广州市场的价格略高,100--110元/斤。

  中秋和国庆双节,全国各地帝王蟹销售比往年更加火爆。中秋和国庆假期,是结婚和聚会宴请扎堆的时间。帝王蟹的连续降价,助推了市场消费,很多地方的餐饮都推出了帝王蟹的优惠活动,一桌宴席,因为有了帝王蟹而提升了宴席的档次,给了客人一种眼球的震撼,价格也不高,请客的人脸上更有面子。

  各地的生鲜商超把帝王蟹也作为明星单品作为主推,纷纷推出了各种优惠活动,在盒马生鲜和超级物种等新零售业态中,帝王蟹成为了引流单品。

  价格是拓展市场最强的利器,以前,因为帝王蟹价格太高,导致很多消费者不敢消费,而此次的帝王蟹大战,表面上是珲春商人们相互竞争,相互砸价,但在不经意间却拓宽了帝王蟹的市场销路,使更多的消费者品尝到了帝王蟹,对帝王蟹也有了新的认识;许多没有销售过帝王蟹的城市和餐饮也开始了帝王蟹的销售。帝王蟹商战,无疑扩大了帝王蟹的销路。

  据珲春官方2018年9月10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八个月,珲春对俄贸易达23亿元,同比增长41.5%,其中,珲春对俄螃蟹贸易占5.73亿元,增长321%。这组数据,并没有包含9--10月份帝王蟹大战的进货量。

帝王蟹商和珲春商人功不成没

  近年来国内市场,以海鲜为主题的餐饮业态不断融入大众消费。各地海鲜大排档已成为消费者外出餐饮的热门之选,而以海鲜自助餐厅、海鲜火锅和日式料理店等为代表的海鲜餐饮业态也迅速成为趋势流行,海鲜主题餐饮尤其受到80、90后年轻消费群体的热捧,居民外出用餐支出比重逐步提升。其中,日料店发展迅猛,以海鲜为主打的日料店同样在一二线城市发展迅速。日本料理中的寿司、刺身(生鱼片)等深受海鲜消费群体喜爱。而日本料理中,80%以上的海产品产自于日本海和鄂霍次克海这片冷水海域。珲春,正是中国距离日本海和鄂霍次克海最近的城市。

  珲春已经成为东北亚地区重要的海产品加工集散基地。珲春政府全力推进边境经济合作区、出口加工区、中俄互市贸易区和国际合作示范区“四区”建设,不断提升综合承载能力,深化区域国际合作。珲春政府正在努力把海产品加工产业打造成“百亿级产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